潇湘网
当前城市:永州 [切换城市]
首页 > 永州 > 文旅 > 正文

文化永州丨田日曰:两样的风景
发布时间:2018-08-27 11:22:24 来源:潇湘网 作者:田日曰 编辑:陈小婷 更多阅读

  2018年8月25日下午,我与家人结束年休假,搭乘东方航空公司17:55一19:45由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飞往桂林两江国际机场的航班踏上回家的行程。

  外国人在飞机上阅读。图/田日曰摄

  与我一同登机同乘一个航班的,有一群老外,足有四五十人之多。这些人中,男男女女、有老有少,三个人或者四个人为一组,看样子是一家一家结伴而出的一个团队。我虽久居在一山区小县城,自觉称不上见多识广,但终不至于以见到老外而觉得十分稀罕。可很有感慨的是,飞机起飞后的航行当中,这些老外都纷纷从旅行背包中取出随身携带的书本,几乎清一色地在飞机上安静地看起书来,甚至有其中的两三个小孩。我虽然也爱书,但我却不知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形了,何况是一群外国人,又何况是在飞行中的飞机机舱里。这真的就是一片十分美丽的风景。我知道,出于礼貌和对他人最起码的尊重,未经得对方允许,是不应该随意对别人拍照的,但我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拿出手机,装着若无其事地偷怕了几张。

  而我们的国人呢?

  在这趟航班中,不下200名的乘客,除去那些老外,还有国人百余人。放眼望过去,一部分瞌睡养神、一部分聊着天,当然也有几个看书翻杂志的。除此之外,更多的人则是在用手机或平板看电影,或玩游戏。包括我自己,今次的年假行程中,就压根没曾去想要带一两本书在身边伴读。尽管游览乌镇时,在茅盾故居买了两本比较喜欢的书,一本金韵琴女士写的《茅盾晚年谈话录》,一本丰子恺先生的《缘之堂随笔》,但在整装行李时,也是把它们打包塞进了大大的行李箱里,同样没曾想过要拿一本放在随身的小背包里,以供有空闲时随手取出读两三页。两相比较,惭愧之至。

  我自知自己外语的水平,不敢冒然去与老外们交流。于是,好生央求空姐去帮我打听。得知这些老外来自波兰的一个城市社区,相互之间类似于我们这的一栋楼宇的邻居。也是趁着家里的孩子有假期,结伴出来旅游。他们这一行程是去往桂林和漓江,所以才与我同乘了一个航班。

  波兰,我曾于2011年8月下旬赴欧洲考察时,去过她的首都华沙和原首都克拉科夫。全国总人口3900万左右,国土面积312685平方公里,是欧洲中部地区的一个规模较大的国家,历史上也曾算得上是欧洲强国。后来虽然因为外来入侵衰落下去,但自上世纪90年代进入波兰第三共和国、提出“建设自由、民主、富裕的新共和国”以来,渐渐重新成为欧洲十分重要的国家。文化艺术、教育科技一直并普遍受到国家和国民的极度重视。肖邦(作曲家、钢琴家)、居里夫人(两获诺贝尔奖女科学家)、哥白尼(现代天文学创始人)、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世界电影大师)、普偕弥克(著名科学家)、辛波丝卡(诺贝尔奖得主)等名人享誉世界。

  外国人在飞机上阅读。图/田日曰摄

  特别是二战时,德国侵占波兰大部分领土;苏联则以建立东方防线为由,进攻波兰东部,占领了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最终苏、德两军瓜分了波兰。但是,“国难兴邦”,波兰人坚强反抗,不甘屈服;一直以《波兰没有灭亡》作为自己的国歌,足见这个国家人民坚毅不屈和积极向上的性格。从这个意义上讲,波兰人飞机上读书这一幕的出现,当然也就不难理解了。

  我甚至猜想,这是否还与犹太民族多少有些关系呢。

  相信很多人对犹太人强烈执着的宗教信仰和长于经商之道都感受深切。其实,这个民族还非常非常重视知识。从孩子一岁半开始,家长就对孩子进行记忆训练,在刚会说话时就教他们读《旧约》;到了三四岁时,他们开始在私塾里面学习,每个孩子刚走进教室都会受到大家热烈鼓掌欢迎,以让他觉得学习是快乐的。据说在每一个犹太人的家里,当孩子刚刚懂事时,母亲就会翻开《圣经》,将一滴蜂蜜洒在上面,然后让孩子去吻《圣经》上的蜂蜜。然后,母亲会告诉孩子,书本是甜的。

  欧洲特别是波兰,是犹太人聚居的地方。犹太民族宗教信仰与其他欧洲人笃信基督教产生冲突,加之财富高度聚集之后的为富不仁,让欧洲人普遍排斥犹太人;而犹太民族的卓越,反过来又像标杆一样深深地影响着欧洲人波兰人。这大概也就是平常讲的“羡慕嫉妒恨”吧。特别是德国入侵波兰后,眼见犹太人落地生根般倔强的性格与精神品质,当心对其长期占领构成威胁,才有了对犹太人的屠杀。是不是有这个道理呢?或许是吧。信不信由你,我反正信了。

  我当年去往波兰考察时,了解了一些这个国家屈辱的历史;而这次的偶遇偶见和所思所感,则让我从另一个侧面感悟到了这个国家为什么仍能从屈辱和灭亡中重新走向强大。

  资料图。

  反观我们的国人,特别是年轻一代,“手机控”“游戏迷”,严重的程度已几成病态,不能不令人担忧。无论什么地方,百十人齐刷刷低头捧着手机这一景像,与波兰友人书不离身、书不离手这一美景,实在是差之十里百里了。

  (作者:田日曰,湖南道县人,瑶族,1987年师范毕业,曾任教某中学三年,后长年从事办公室文秘工作,历任过乡镇党委书记等职,现供职于双牌县某机关单位。市、县作协会员。)